网站导航

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东莞出租车票 > 新闻中心 >
东莞女司机:一个月前告别网约车,跑出租车去了
时间:2021-12-12 12:05 点击次数:
5年前,一位黑龙江女孩,因身体扛不住北方的冷,南来广东寻求发展。在这里,她找到了人生的另一半,在私企工作过,后来成为一名网约车司机。
12月7日,东莞女司机潘师傅和《网约车焦点》聊起了她的跑车故事,由于压力太大,一个月前已经改跑出租车了。
身体原因,她从黑龙江来到了东莞
一口纯正东北口音的潘师傅,出生于80年代末,是土生土长的黑龙江人。小时候,她得过肺炎,不太适应北方漫长的寒冷气候。“黑龙江冬天太长了,大概有六个月,空气干燥、又冷,身体实在是受不了。每到这个季节,我要打四到五个月的吊瓶。”这让她产生了到南方工作和生活的想法。
2016年,她投奔了一直在广东发展的堂哥。“想着这边有个亲人嘛,互相能照应点儿,就来到这边。”
到了东莞之后,她就远离了吊瓶。“几乎就没打过针,最多就是一年中因为感冒发过一两次烧。像什么支气管炎、肺炎啊,就再也没有犯过。”
还在这里遇到了人生的另一半。潘师傅爱人长她一岁,也是黑龙江人,很早就来东莞发展。在此之前,他们并不认识。“黑龙江到东莞,4000多公里,距离这么远,能遇到一个省份的老乡不太容易。”
相互了解之后,他们走到了一起。
被动失业,她离开私企跑起了网约车
到了东莞后,潘师傅先是在某私企工作,几年下来,干得还挺不错。但是2020年,疫情的出现打乱了安稳的节奏,她所在的企业受到了较大的冲击,订单出现断崖式下跌,老板不得不通过裁员、降薪维持企业生存。她虽然不在裁员之列,但是工作量却比以前多出很多,付出和收益完全不对等,于是选择了辞职。
接下来寻找新工作,并不是很顺利。“大概找了40几天,也没有找到合适的。”潘师傅说,当时很多小企业都倒闭了,比较有实力一点的大企业,在选人和用人上,要求也比以往更加严苛。
当时,她的爱人在工作之余还租车兼职跑网约车,已经跑了半年左右时间。在没有更好工作选择的情况下,两人一合计,潘师傅也租了台车,跑起了网约车。就这样,2020年8月,潘师傅成了一名专职的网约车司机。为了让自己跑得放心,俩口子还都考了网约车驾驶员证。
图片
潘师傅租的是一台纯油车,1.8L排量的本田凌派,月租金3000元,每个月的油费支出在2500到4000元之间,一个月的车辆成本大概在六七千元。她说,“东莞双证司机一般情况下,每个小时能跑45到50块钱的流水。”算下来,她每个月能有个3千到5千元的纯收入。
不过,到了今年7月份以后,随着网约车行业竞争的加剧以及疫情的反复,她发现网约车越来越难跑了。此外,由于俩口子各租了一台车,每个月休息时间,两台车空放在家里,浪费车租有点不划算。于是,在一年租车时间即将到期的时候,潘师傅有了新的打算。
合约到期,她放弃网约车开起了出租车
潘师傅在与同行聊天时了解到,早在2020年7月,当地曾发文规定巡游出租车驾驶员从业资格证和网约车驾驶员从业资格证实行互认。也就是说,只要有一个证,出租车和网约车都可以跑。
有心的她,循着车身的广告找了两三家出租车公司打听情况。“觉得还不错,虽然说租金贵点,但都是新车,还可以绑定两个司机”。
11月份,网约车租赁合约到期后,她选择了退车,继而开上了新租的北汽EU5跑出租车。“车的成本一个月是4880块钱,我们两口子一起跑,一个白班,一个晚班。车到手的时候才跑了500公里,把套上的塑料膜都是我亲手撕下来的。”
图片
相比网约车,出租车有着通行的优势。潘师傅说,东莞没有机场,要是坐飞机就要去广州或者深圳。对网约车而言,去这两个地方有诸多限制,比如广州有开四停四的规定,深圳工作日的早晚高峰不允许外地车辆进入。“但是正规的营运性出租车不存在这个问题,在广东省境内都不用考虑限行、限号。”
在跑网约车时,潘师傅曾有个感觉,就是现在互联网这么发达,大家都在手机叫车,连七八十岁老人都会用,因此,出租车不会有太大市场。但是,当她进入到这个领域后,发现完全不是这么回事。“跳出网约车圈来开出租车,才知道还是有很多人伸手叫车,还有很多人不会用叫车软件。”
更让潘师傅满意的是流水的增幅。“东莞白班的起步价是八块钱两公里,夜班是九块六毛钱两公里。同样的工作量,出租车要比网约车多跑出来一两百块钱”,潘师傅说,她爱人跑夜班,基本上出一趟车就有七八百块钱,最少也要六百多。
如今,每当以前的网约车同行问起她现在的情况时,她的回复中明显透露着,自己选择出租车是明智的。

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跟我们联系!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2 东莞宏达的士票务网 版权所有

地址:-